• <dd id="udxkj"><pre id="udxkj"></pre></dd>
  • <dd id="udxkj"></dd>
    1. <tbody id="udxkj"><noscript id="udxkj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安徽省天堂寨風景區旅游發展有限責任公司

      • 中文版
      • 英文版
      • 日文版
      • 韓文版

      天堂寨吊鍋宴

      發布時間:2012-6-10 | 來源: | 作者: | 責任編輯:


      天堂寨吊鍋

       

        天堂寨,農戶在屋內一角,挖一直徑50--70厘米,深約30厘米的火籠,同時,在其屋正上梁上懸木質滑桿吊一鐵鍋(或銅壺),在火籠上吊鍋可隨意升降。春夏一般不用,冬季火籠燒柴,家人或來客圍坐四周,烤火閑侃。平時放吊壺燒水,吃飯時幾樣燒熟的菜放入鍋內,吃熱菜,喝小吊酒。一般不用桌子,吃飯的人右手拿筷子,左手心放碗,食指于中指之間夾只酒杯。要堅立筷子插到鍋內,才能夾到菜,否則,吊鍋會向秋千一沖到夾菜者面前,不僅夾不到菜,如果用力稍猛,會傷及對面的人。此習俗流傳至今。
      近年來,隨著天堂寨旅游事業的不斷蓬勃興起,天堂寨的吊鍋宴也日益紅火起來。它不僅是一種旅游餐飲方式,更是一種旅游消費時尚。現就其文化意義作一剖析。
      吊鍋渾身上下都是中華文化。
      吊鍋熱,表示“親熱”;吊鍋圓,表示“團圓”;吊鍋用湯水處理原料,表示“以柔克剛”;吊鍋不拒葷腥,不嫌寒素,用料不分南北,調味不拒東西,山珍、河鮮、時菜、豆腐、粉條,來者不拒,一律均可入鍋,表示“兼濟天下”;吊鍋葷素雜糅,五味俱全,主料配料,味相滲透,又體現了一種“中和之美”。更重要的是,吊鍋最能形象直觀地體現“在同一口鍋里吃飯”這樣一層深刻的意義和一種生動活潑的局面。
      吊鍋,大概是對原始時代的“共火而食”的遠古回憶,是中國古老的餐食形式的一種保留。試想,在遠古族群時代,族中年輕力壯者外出采集和狩獵,年長體弱者留家看火,并烹烤食物。外出勞動者日暮歸家,寒風暗夜中,大家圍定火堆,享用熟食,真是何其樂也。共火而食,于是便有了“火食”、“火伴”之說,并由此產生出合伙、入伙、打伙、搭伙、散伙、打平伙等概念。而“火食”、“火伴”也就變成了“伙食”、“伙伴”。這種古老的餐食方式之所以能延用至今,恐怕與這種“共火而食”的親切分不開,圍在一起吃吊鍋的人,不是家人,便是伙伴;不是兄弟,便是朋友,不是極富人情味嗎?尤其是在北風凜冽,大雪紛飛的數九寒冬,三五友人,圍爐共酌,推杯換盞,淺吟低唱,真是應了白居易的一首詩:“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,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”。意境全出。
      吊鍋是一種多人合吃的餐食方式,我們實難看到一個人獨坐在那吃吊鍋。中國人是不喜歡獨食的,因為獨食難肥,獨食無味,獨食無趣。如果不得已而自斟自酌,就要在想象中與人共食:“舉酒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”。否則,就叫做“喝悶酒”。喝悶酒不但了無趣味,而且還會傷身,傷心。如果與人共飲,則“酒逢知己千杯少”。喝得過量也無妨了。這也恐怕是吊鍋至今仍保持著旺盛生命力的文化淵源了吧。于是,吃吊鍋吃出了親情,吃出了人情,吃出了友情,吃出了中國文化的思想內核----群體意識。
      由此可見,吊鍋不僅是一種烹飪方式,也是一種餐食方式;不僅是一種飲食方式,也是一種文化模式。


      黃牛肉吊鍋


      當地黑毛豬肉吊鍋


      香菜土雞蛋


      野生黑木耳


      土雞吊鍋